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沐晚自然不知道凌慎行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怒火,他的不满,他的冷漠,她都以为是因为四姨太。

    替他包扎好了手臂,又故意包得不是那么整齐,这才没让他继续怀疑下去。

    凌慎行是一直痛的睡不着,此时这药一抹上去,身体无比的舒坦,不知不觉就重新睡了过去。

    沐晚也没打扰他,自己到实验室里配了些药来吃,那些大夫的医术她不敢相信,靠着那些药方子,她这嗓子大概真要落下后遗症了。

    她又给映春配了药,包好后放进牛皮纸袋,准备让彩雪给映春送去。

    刚刚锁了门就听见外面传来彩雪的声音:“老夫人安好。”

    竟然是老太太过来了。

    彩雪知道老太太一向不喜欢凌慎行踏足桂花苑,当初把她派过来的时候就是让她盯着这事儿,只要凌慎行来到桂花苑,他做了什么又是什么时候走的都要汇报的一清二楚。

    所以老太太突然过来,少帅又正好在,恐怕会让她不高兴。

    彩雪故意提高了声音就是想让沐晚听到。

    老太太哪会看不穿她那点小伎俩,心想着,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明明是她派来的人,转眼间就倒戈了,这沐晚还真是有点手段。

    “不必喊了,去把少帅叫出来。”

    彩雪面色尴尬,但还是往里间去了,只是没走几步,凌慎行就掀开帘子出来了。

    他睡觉向来警觉,哪怕是在沐晚的床上也是耳目聪颖,彩雪一出声他就已经醒了。

    看到他,老太太果然是沉下了脸,冒着生命危险把那个女人从火海里救出来不说,又当众顶撞了她,罚了刘管家,还跟督军大吵,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孙子还有这样的本事,而这一切都是因着一个女人。

    在老太太的眼里,凌慎行只重家国大业不重女色,给他娶了两个妻子,他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的“言听计从”虽然让老太太很是满意,但两个媳妇进门这么久,肚子都没动静,这就让她有些坐不住了。

    她盼着沐锦柔能有所出,一旦她有了孩子,最好是儿子,将来把她扶正,或者让她继承主母的位置都可以有所依仗了。

    老太太气哼哼的瞪过来:“她害了你的四姨娘,你竟然还跟她纠扯不清,你忘了四姨娘小时候还救过你吗?你五岁的时候落进后院的荷塘,要不是你四姨娘发现了喊人过去,你早就没命了。”老太太越说越气,“你就算不看在她曾经救你一命的份上,她好歹是你父亲的老婆,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弟弟,你难道要包庇着凶手逍遥法外吗?”

    凌慎行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在奶奶眼里何时成了徇私枉法的人?我救沐晚自然有我的道理。”

    “你有什么道理?我倒要听听。”老太太不信他还能说出花儿来。

    “道理很简单,四姨太的孩子并不是她害的。”

    “不是她难道还是鬼?那有毒的点心是她做的,点心的四边又捏得严严实实,难道还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毒投进去?”

    面对老太太的质问,凌慎行自然不想跟她多说什么,沐晚找到证据的事情也不能声张,免得打草惊蛇了。

    “奶奶,这件事的背后错综复杂,同五姨太被害的事情大抵相似,只不过,二姨娘本来就想要五姨太的命,又见不得沐晚在她眼皮子底下威胁她,于是用了一石二鸟的计策,而这一次,四姨娘只不过是被殃及了的池鱼。”

    凌慎行的话,老太太似懂非懂,不过仔细在脑中一琢磨,也是明白了几分。

    可她对沐晚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了,岂是凌慎行的三言两语就能打消的。

    “希尧。”老太太定定的看着他,想问他一句他是不是被那女人给蛊惑了,不然也不会如此的维护她,可是看到孙子那张英气而略显冷漠的脸,她又把要出口的话收了回去。

    凌慎行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她最清楚了,要说这世上还有女子能够蛊惑他,大概也是神仙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算了,奶奶我年纪大了,管起这府里的事情已是力不从心了,你们年轻人有主见,好坏都留着自己定论吧。”

    她说完便由丫头搀扶着站了起来,却没走几步就眼前一晕倒了下去。

    凌慎行大惊,急忙上前架住了老太太,老太太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倒在他的手臂上十分沉重。

    沐晚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坐在桌子前,想着要不要出去见一见老太太,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老太太看到自己只会更加心烦吧。

    她正胡乱想着,凌慎行突然慌慌张张的抱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