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很快,杜斌就觉得非常意外。

    因为杜霸天,竟然没有正面回应他这个问题,甚至连他请辞家主的事情都没有提。

    而是别有深意的问杜斌:“在你心里,我是不是一个冷血动物?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你才是一个好父亲?”

    杜斌愣了一下,虽然很想点头说是,可又没有那个胆子。

    最后只能摇头,诚惶诚恐的说道:“不敢!”

    “你是不敢说,而不是不敢想。”杜霸天缓缓的摇了摇头,对杜斌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小二会出事吗?”

    “是被楚南给害的!”提起楚南,杜斌是一肚子的恨意。

    但是杜霸天却摇头,说道:“罪魁祸首是你这个当父亲的!是你不让小二学武功,所以小二才会被人废掉。”

    “如果他跟你家老大一样,学了武功,是杜家的继承人候选人物,你觉得他会有时间和机会去丰江胡作非为吗?”

    “你把儿子给养得,有闯祸的能力,却没有自保的能力。今天的这个结局,都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好父亲,一手铸成的过错!”

    杜霸天说话的声音并不洪亮,却如同一记重锤,把杜斌整个人都打蒙了。

    他听完杜霸天的话,第一反应是觉得这都是在扯淡。

    之所以不让自己的二儿子习武,就是不想让他步自己的后尘,参与那残酷的继承人争夺战,跟手足反目。

    这种事,既然大儿子野心勃勃,就让他一个人去参与就够了。老二则当个富家公子,荣华富贵一生也是个好事。

    但只要仔细的琢磨一下,杜斌又发现杜霸天说的很有道理。

    如果自己不把杜二少给惯坏……

    如果杜二少有武功……

    太多太多的如果,都是可以避免这一出悲剧的。

    直接让杜斌整个人都傻眼了……

    杜霸天则是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让你们这么残酷的争夺继承人,不是因为我是冷血动物,不是我对你们没感情!”

    说完,高声说道:“那是我知道,没有竞争,就不会有前进的动力。只有以这种残酷的方式选择出来的继承人,才是真正能带领家族继续向前的头狼!”

    “可没想到,却抉择出了你这个懦夫。遇到了困难,就只想着退缩,只想着辞职!”

    杜斌这时,已经是被杜霸天说的泪流不止。

    捏着拳头愤声对杜霸天说道:“我不是懦夫,我一定能带领杜家继续向前!你把秘卫交给我指挥,我自己丢的面子,我自己去找回来。楚南对我们杜家的耻辱,我一定用他的血来洗刷干净!”

    杜斌这没大没小的表现,并没有激怒杜霸天,反倒是让他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点了点头说道:“你能振作起来,就证明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记住,杜家没有引咎辞职的家主,只有战死的家主!”

    “我记住了,父亲!”杜斌重重的点头。

    杜霸天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扶起杜斌,淡淡的说道:“那个楚南,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的实力,比你想象的还要强点。单纯只靠秘卫,恐怕很难奈何的了他。”

    杜斌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虽然名义上把家主的权利交给了自己。

    但是他自己,仍旧掌握着强大的势力,对于杜霸天能够知道楚南的情况,杜斌并不感觉奇怪。

    杜斌只是把自己得到的最新消息说了出来:“我也知道那个楚南不简单,所以这些天一直没有轻举妄动,就是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现在,我觉得合适的时机到了。那个楚南得到了白家一大批的人参,可能是躲到什么地方闭关去了,一时半会是无法出现。”

    “他一直在保护着秦家和苏家的两个女孩儿,我们只要把苏家的那个女孩带回来,就能把楚南给引到咱们的地盘来。到时候咱们就布置下天罗地网,来个瓮中捉鳖!”

    说完,为了不让杜霸天多想,又解释了一句:“现在苏浅静身边,只有白家的人在保护,并没有秦家和苏家的人,只要我带着秘卫出手,一定能够成功把她抓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杜霸天淡淡的说道:“不过你做事,能够想的这么周全,我还是很满意的。”

    这是杜斌第一次得到父亲的夸奖,一时间顿时高兴的像个孩子。

    杜霸天则是皱眉瞪了他一眼,淡淡的上说道:“这个事情,我已经有周全的安排。既然有人敢对我们杜家人下手,我自然会让他付出代价!”

    杜斌眼睛一亮,期盼的说道:“父亲,孩儿已经答应过小二,要亲手帮他报仇,您就让我也参与这次行动吧。”

    杜霸天叹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点点头说道:“也罢,时间差不多了,你跟我出去迎客吧。”

    说着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唐装,迈步往外走。

    杜斌跟在后面,问道:“父亲,咱们去迎谁……”

    说完,杜斌就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得寸进尺了,要是因此被杜霸天觉得给了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随即赶忙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