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且,她怎么还听说,傅骁城之前还挺看不惯他来着,她之前也没听他对傅家的人有任何好的评价。

    照理说,就薛永楼的性格,他是不大可能会和傅骁城那样性格的人急啊偏偏要才是,他们根本玩不到一块去,怎么忽然之间,他们的关就变得这么好了?

    她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薛永楼脸色不大自然,沉默了半响,才说:“算是吧。”

    他这个样子,高韵锦看不出什么来,想了下,忍不住说:“是不是傅骁城威胁你,为难你了?”

    薛永楼摇头,“没有这回事。”

    “真的吗?”

    “嗯。”

    高韵锦担心他受欺负,薛永楼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虽然我们两家关系不太好,但他也不至于能欺负我,我还要忍气吞声的地步,暂时来说,他们傅家都还没这个能耐。”

    高韵锦意向,也有道理,也就放心了,虽然还是想不太明白,好歹也没有再继续问了。

    倒是薛永楼,好像想起了什么,转移了话题,“对了,关于孩子的事,你就打算一直瞒着?”

    这件事是重中之重,高韵锦顿了下,“你觉得我不该瞒着?”

    她知道,他所说的瞒着,指的,自然是林以熏那边,而并非傅瑾城。

    傅瑾城为人确实冷血,但高韵锦觉得,如果这个孩子她想要,他倒不至于强硬的要她打掉。

    林以熏那边,却肯定是容不下的。

    “林以熏迟早会知道的。”

    林以熏肯定关注着她,等她肚子明显一点,林以熏肯定会知道的,与其这样,倒不如把消息公开。

    “但如果我把消息公开了,林以熏或许会以为我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挠她和傅瑾城结婚呢?”

    “所以,这个消息,我觉得可以在他们结婚之后公开。”

    如果他们结婚后,林以熏还想对高韵锦做点什么,那个时候,她的目的就很明确了,林以熏要真的的想对她做点什么,反而没这么肆无忌惮了,她也会知道,高韵锦这边也会有所准备。

    “我再想想吧。”事关重大,她不敢贸然做决定。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管她公开,或者是不公开,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可能百分百安全。

    “嗯。”

    薛永楼把高韵锦送到了高韵锦住宅的楼下,没打算上去坐一会,就离开了,离开前,说:”有事给我打电话,别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嗯。”

    “还有……”

    薛永楼迟疑了下,“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如果要考虑婚姻,对方最好还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不要为了其他的目的贸然的跟一个人结婚,否则,既耽误别人,自己也不会开心。”

    说白了,他就是怕她为了孩子,会随随便便的和易临围结婚。

    高韵锦认真的点头,“我知道的,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十年来,经过了这么多事,起起落落,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容易冲动,还感性行事的女孩了。

    薛永楼说完了,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有接,只是把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