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饭后,王成点了两杯咖啡,两人慢慢地品着。

    西餐厅正对着的是江南大学校园里的东湖。

    春日里午后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吹动,泛起层层涟漪,湖边绿柳垂地,婀娜多姿,好一派春光无限。

    似乎在春日里,连这个湖都显得多情起来了。

    王成边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边看着眼前的梁晓素。

    第二次看到她,他还是有这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上次在樱花园里,看到她的时候,她穿着那身粉红色的长裙,就像樱花仙子般美丽。

    那一刻,她微蹙着眉头,表情有些痛苦。

    就是她的这个表情,让王成的心一下子就蠢动了。

    他细细地看着她,发现她脸上的那份宁静格外的与众不同。

    从梁晓素的眼睛里,他看到的就是那一湖清澈的湖水,平静,淡定,处之泰然。加上她这一头清汤挂面的直发,就更为她增添了少有的宁静韵味儿。

    他判断,她一定是个温和而又文静的女孩,是从内心往外发出的那份宁静。

    她的心态一定是与世无争的。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极其浮躁的。像她这样拥有如此淡定,宁静心态的女孩子,少之又少。

    她一定来自一个平和而幸福的家庭。

    王成心里想。

    梁晓素知道王成总在看着她。

    她的目光却总是故意看着外面的湖中心,在那儿荡舟的情侣,偶尔会发出一两声欢快的笑声。

    呵,春天是个快乐的季节!梁晓素也渴望出去走走。

    她低头喝着咖啡,卡布奇诺的丝滑细腻,还有那微微的苦涩,让她感觉到别有一番滋味。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就像品读一本厚重的书籍,需要慢慢回味,才能真正体会到其中的韵味儿。

    “晓素……你家是哪儿的?”王成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问出这句话。

    梁晓素抿嘴一笑:“我是信江市的,你呢?”

    “我……在你的隔壁……城市……”王成笑着说,“抚河市……”

    哈哈……两人相视而笑,抚河市和信江市是临市,从省城往抚河市走,要经过信江市,两市相距只有几十公里远。

    “毕业后我可能留在这儿……不回老家了,你呢?”王成看着她问道。

    “我……我还没想这个问题……”梁晓素说道,她也根本没想到王成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呵呵,你还有两年毕业,可以不考虑,我明年就要毕业了,我得考虑好自己的将来……我学的是桥梁建筑,回老家没有什么好的单位,在这儿我更有施展的平台……”王成说。

    “嗯……你的考虑是对的,还可以去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看看……”梁晓素说,“男孩子都是以事业为重的……我,可能是要回老家,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我不能离开他们……”

    果然是个乖乖女。王成心里想。

    “呵呵,回家有回家的好处……”王成说,“能照顾父母,一家人团聚,现在很多家庭都做不到这一点,我支持你……”

    “我是不是特没出息啊……”梁晓素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道。

    “没有,不过像你这样的才女,如果出去闯闯也能闯出一番事业来,不过会比较辛苦……”王成说,“打拼事业,历来都是男人的事情,女孩子不用那么辛苦……”

    “我没有什么雄心大志,我就想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将来有一份稳定的生活就好了……像我的父母 那样,在小城市里平凡幸福地过一辈子,挺好的!”梁晓素笑着说。

    果然猜得没错……王成心里想,她的家庭是一个平凡普通但是很幸福的家庭。不然她不会有这样安静的性格。

    “我们这一代的人,很少有人有你这样的想法……大家都希望往大城市跑,都希望去外面飘荡着,几乎没有听人说要回小城市过小生活……你是个特例!”王成笑着说。

    “呵呵……我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梁晓素问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