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容均在米奇附近买了套房子,当起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平时基本不回首都星。

    他上次没能从钟佐嘴里套出话,便吩咐手下去重新排查信息。

    这晚他本来准备和他们一起看资料,却突然接到狱长的电话,顿时一个激灵:“他把开膛手杀了?”

    “对,”狱长很气愤,“开膛手想占钟少的便宜,幸亏钟少厉害把他制住了,那混蛋活该有这一天!”

    王容均没跟着他同仇敌忾,关上通讯器直奔监狱。

    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

    X型进化者向来冷静,开膛手知道钟佐的实力,没有把握绝不会动手。何况据钟佐交代他刚来的时候便被开膛手占过便宜,还被咬过一口,钟佐要杀早杀了,留到现在肯定是有理由。

    他心里涌起一阵不安,迅速赶到监狱,见狱警刚刚抬着开膛手游完街,另一名狱警则恰好迈出钟佐的屋子,显然是结束了“你怎么能杀人”的交谈。

    他走进去,问道:“你故意的?”

    钟佐靠着床头翻看电子杂志,回了一个字:“嗯?”

    王容均在他身边坐下:“监狱里死的人,狱警会通过内部系统报告给新闻部,不会卡着不给报,你杀都杀了,说说又没关系。”

    “好吧,”钟佐对他微微一笑,“我给你一个提示,我是随母姓的。”

    王容均:“……”

    难怪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到有用的东西!

    钟佐扬眉。

    王容均一腔悲愤无处可诉,下意识摸向口袋,发现走得太急,没带烟。

    钟佐道:“我父亲的姓,你现在还想知道么?”

    王容均道:“……你先别说话。”

    不然他真怕控制不住自己干点什么事。

    钟佐便继续翻杂志,嘴角勾着笑,似乎心情不错。

    这是必然的,每当X型进化者达成目的时,那极其吝啬的人类情绪里便会涌出一点点愉快感。王容均愤愤地盯着他,问道:“你家到底怎么回事?”

    “我母亲的家庭很普通,是开小卖铺的,”钟佐这次很痛快,“我父亲当年去母亲的家乡做生意偶然认识了她,母亲长得很漂亮,所以父亲娶了她。但是漂亮这种东西就是图一时新鲜,再说两家差距太大,我父亲又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

    王容均一听便懂是有钱人随便娶着玩的,问道:“他后来勾搭上了别人,是你后妈?”

    钟佐道:“嗯,我后妈出身名门,还是家族独生女,她对我父亲有意思,父亲就出轨了。母亲多次挽留无效,想抱着我跳楼,以此逼迫父亲松口。我说我暂时不想死,让她把我放下去,她不知幻想到了什么画面,抓着我让我改姓钟,以后和外公外婆生活,还让我给父亲带句话,说要用自己的血让他悔恨终生。”

    王容均努力不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你那时几岁?”

    钟佐道:“四岁吧。”

    王容均道:“你母亲是当着你的面跳的楼?”

    “嗯,刚跳完,我父亲就来了,”钟佐道,“我对他如实交代了经过,他终于觉得我太反常,带我去看医生,知道了是我X型进化者。”

    王容均呼吸有些发紧,生怕听到什么虐-童事件,问得很小心翼翼:“然后?”

    “他想训练我替他卖命,又很忌惮我这类人,就把我扔给雇来的佣兵,让他们教我,”钟佐道,“我家是比较一般的黑道世家,但自从父亲娶完后妈,势力就一天比一天大了,几年后成了当地的老大。有一次我回家和我那个弟弟发生矛盾把他打残了,我父亲很生气,把我暴打一顿关了起来,我就想办法跑了。”

    王容均很疑惑:“那你杀开膛手是为了什么?很早以前你就上过新闻,你父亲要是想找你早就来了,不会等到现在。”

    “这就是整个故事里最精彩的一部分了,”钟佐笑道,“我不清楚母亲死后他后不后悔,但最近几年他肯定偷偷懊悔过,因为我外公家出了一个人才。”

    “你外公家?”王容均先是诧异,接着想到这几天最热闹的新闻便是嗨呀星系那位高冷的领主要来出访,如果没记错他们明天就到首都星,时间刚好能对上。

    他的脸色变了变:“钟思泽是你什么人?”

    钟佐道:“是我小舅,原本是要继承小卖铺的,谁知竟成了领主。”

    嗨呀星系那位高冷的精英范领主是开小卖铺的?

    王容均脑中闪过钟思泽的美人脸,再把小卖铺的背景往他身后一放,嘴角抽搐了一下,暗道钟思泽果然有毒,小卖铺和他摆在一起竟然没有任何的不协调——他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笑话,真是什么诡异的事放在他身上都有可能。

    王容均整理了思绪,问道:“你是想利用新闻让他注意到你?你有把握他能发现你是他外甥?”

    “不确定,”钟佐道,“我犯事前偶然得知我父亲干了件狗血的事,他大概觉得我死了,所以找了个冒牌货顶替我,据说很得我小舅的喜欢,他们肯定会想办法阻止我小舅看新闻。”

    既然不确定,那这不符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