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山里的夜,并不幽静。

    树影婆娑,似张开魔爪的妖魔现身人间。

    近处虫嘶不歇,远处夜鸟冷不丁啼叫几声,音色空渺低沉,让人无端心生恐惧。

    宁浩鑫枕着一截木头,静静地思索着萼儿的身体状况。

    这两日,他白天采药,每每到了傍晚,才能回到山洞这里给萼儿煎药。

    山中草药种类有限,始终无法与铺子里媲美,好在萼儿还算配合,倒是效果颇好。

    想必再过几日,他便可以放心下山了。

    至于回到京城,要不要将萼儿的消息,透露给五皇子,他暂时还拿不定主意。

    想到齐玄星如今的状况,又想起从他爹宁昌兴口中听来的消息,宁浩鑫不禁一个头两个大。

    敲了敲脑袋,宁浩鑫没有继续深想,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宁浩鑫翻了个身,嗅着山里的木香和土腥,闭上了双眼。

    这夜,宁浩鑫睡得并不好,睡梦中,空气里弥漫的腥味,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浓厚了几分。

    清晨起身,萼儿所在的山洞还没有动静。

    宁浩鑫没有像平常一样出门采药,这两日他所采的草药,已经足够萼儿用了。

    今日,他打算和萼儿好好谈一谈。

    昨夜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尽他所能开解萼儿,让她跟着自己回京,深山里当真不是她一个姑娘家该待的地方。

    且,萼儿出走的这段时间,京城之中发生了不少事,齐文帝因此焦头烂额,作为京城父母官的宁昌兴,也不得清闲。

    虽说不清楚这一切到底与萼儿有多大关联,他还是决定插手。

    宁浩鑫一边炮制着草药,一边留意着山洞里的动静。

    山洞口被萼儿寻来的树枝挡着,树枝枝叶茂盛,将山洞里的情形遮掩得严严实实。

    宁浩鑫看不见山洞里的情况,只能偶尔听到萼儿发出的声响。

    他清楚萼儿虽然接受了他的医治,到底还是排斥他,此刻不肯出山洞,必定是因为他还在此处。

    失笑的摇了摇头,宁浩鑫有些无语。

    他这些天是在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吧!

    作为宁家四少爷,这样的情况他当真是第一次经历。

    临近午时,阿广从山中打猎回来,清楚宁浩鑫要替萼儿补身,还特地打了只野鸡。

    宁浩鑫如常煲好鸡汤,吩咐阿广送进山洞。

    这几日都是如此,萼儿和阿广还能说上几句话,虽说平淡,却勉强还过得去,宁浩鑫有他自己的傲气,萼儿不想见他,他也不想往前凑。

    吩咐完阿广,宁浩鑫便动手给自己和阿广做起了吃食。

    阿广如常端着鸡汤走到山洞门口,抬起脚正想一脚踢开洞口的树枝,就听见洞里传来萼儿的声音。

    “别进来!”

    阿广微微一愣,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