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少爷,铺子有什么药材没有,为什么非得上山来踩?”

    阿广追逐着自家少爷健步如飞的身形,嘴里还不忘出声抱怨。

    喋喋不休。

    “这山上到处都是毒蛇猛兽,哪里是少爷你该来的地方?就算要上山,也该让下人来就是…”

    宁浩鑫无奈地停下脚步,回过头,用一双似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眸,略带严肃的看向阿广。

    “阿广,你家少爷我是学医之人,亲自上山采药,难道不是应该?”

    阿广瘪了瘪嘴。

    “咱们康济医馆,药材齐全着呢,少爷你就是爱折腾,又不缺银子,何必费这劲。”

    宁浩鑫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懒得跟你说,牛头不对马嘴。”丢下这么一句,颠了颠肩上的竹篓,继续朝山里走去。

    医者进山采药,并非只是为了采药。

    采药,还是一个熟悉各种草药生长形态和成长环境的过程。

    阿广不懂这些,跟他说多了也是白搭,这家伙最是擅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要不是家里人不放心他一个人进山,要求一定要有人跟着,他早就把阿广给甩掉了。

    “哎呀~少爷你慢点走,山里的药材又不会跑…”

    阿广一边吵嚷着,一边快速跟上宁浩鑫的步伐。

    青山如黛墨,山脉起伏绵延,碧绿树海遮天蔽日。

    鸟鸣虫嘶,风吹影动,平添几分未知的神秘。

    在大山里找寻许久,宁浩鑫的背篓里,已经装满了草药。

    抬手抹去额上的汗水,没有急着下山,兴致勃勃的继续往深山里走去。

    “少爷~该下山了,不然咱们得在山上过…啊…”

    听到阿广的惊呼,宁浩鑫立即停下了脚步。

    回头张望许久,没有看到阿广的身影,连忙大声喊道:“阿广,阿广,怎么回事。”

    片刻后,阿广欲哭无泪的声音传来。

    “少爷,我在这…我掉下山坡…上不去了…”

    宁浩鑫连忙循声奔去。

    阿广跟在他身边多年,他不可能不理会阿广的死活。

    “少爷,我脚扭了。”陡峭的山坡下,阿广抱着自己的右腿,大口大口的嘶着凉气。

    好在山坡不算高,宁浩鑫观望了片刻,正准备找条树藤将他拉上来,却无意中看见山坡下长着一片稀稀落落的植物。

    顿时眼睛一亮。

    毫不犹豫的跃下了山坡。

    “少爷,你对我真好。”阿广感动不已,眼中冒出了点点泪光。

    宁浩鑫却没有搭理他,反倒绕开他,往方才看到的那片植物走去。

    “啧啧~这里居然长了一片野山参,阿广,看来你是个福将啊!快把你的背篓拿过来,咱们挑几株年份足的挖走。”

    阿广:“…”

    少爷,我的腿还伤着呢!

    阿广默默地将自己的脚复位,怨念非常的拉着背篓走到宁浩鑫身边。

    正想埋怨几句,突然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