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楔子

    大齐国边陲之城,西骏府。

    此城在先皇时期,已成为六皇子瑞王封地。

    三年前,瑞王妃携瑞王及世子离京,定居于西骏府。

    瑞王府修建仓促,无丝毫皇家气势,与一般富贵人家宅院无异。

    瑞王一家三口龟缩于王府之中,西骏府无人见过他们。

    时隔三年,西骏府下属小镇,霞光镇。

    一处偏僻的民宅之中,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打量着空荡的房子。

    “这几年,她就带着那个傻子住在这里?”

    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目光在男子面冠如玉的脸庞扫过。

    目光闪了闪,低下头回道:“是的。”

    男子摸了摸桌上微暖的水壶,眼神陡然凌厉,“是你通知她的?”

    黑衣人闭上眼睛。

    良久,缓缓睁开眼,双膝跪地,道:“瑞王痴傻多年,并无恢复的迹象,皇上大可不必理会。”

    男子嗤笑道:“你觉得朕心狠,在怪朕对兄弟赶尽杀绝?”

    “奴才不敢。”

    “还不赶紧去把他们抓回来。”

    “主人…”

    “快去!”

    黑衣人领命而去。

    他走后,男子对着空气呢喃:“你也去,男的杀,女的…带回来。”

    屋子里划过一道带着凉风的黑影,掠出门去。

    男子抬头注视着屋顶,眼神放空。

    “是朕错了,不该将你送到他身边,以后朕会好好对你的,你再相信朕一次。”

    霞光镇边缘,落霞坡。

    一个布衣女子牵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个眼神呆滞的男子,在苍凉的山腰小径上,慌乱逃窜。

    “娘,我…我跑…不动了。”

    男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话,他面色苍白,手脚颤抖不已。

    布衣女子的状况并不比男孩好,她脚步不停的拉着男孩往前跑,伸手捂住胸口,咬了咬牙。

    沉声说道:“澈儿,咱们必须跑,你且忍一忍,过了这座山头就到国境了。咱们到了西魏境内就休息,好不好?来,娘背你。”

    男孩看着母亲疲倦的侧脸,摇了摇头,咧嘴一笑,“娘,我自己能跑。”

    眼神呆滞的男子,不管不顾的停下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哭嚷道:“娘子,我不跑了,腿好痛,动不了了!”

    布衣女子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凶狠的喊道:“赶紧起来,不然我和澈儿就走了,不要你了!”

    男子瘪了瘪嘴,掉下几滴眼泪,见布衣女子已经抬脚,立即爬了起来,小跑几步,拉住女子的裙角。

    “娘子,我听话,你不要丢下我。”

    布衣女子看了看他,神色莫名,她轻声道:“走吧。”

    “王妃不必跑了!还是跟奴才回去吧。”黑衣人从路边跃出,拔出长剑,挡在三人身前。

    布衣女子把男孩护在身后,紧闭着嘴唇,死死盯着黑衣人,眼中尽是怨毒。

    黑衣人心虚的低下头,安静了半响之后,长剑入鞘。

    “你们走吧!”

    布衣女子立刻转身,拉着男孩继续向前跑去。

    突然又停下脚步,另一只手拉住呆滞的男子,继续朝前跑。

    他们全然不知,在如何卖力的奔跑,还是无用。

    没过多久,前方必经之路上,站着一个手里提着黑衣人头颅的人,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