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因为太难受,还不能随便翻身。

    但是半边身体已经被睡的麻木了。

    只能让白夜陵慢慢把她抱起来,换到一边来,然后开始按摩抽筋的地方。

    荆歌难受得厉害。

    也因为被他温柔体贴的宠爱着。

    大概被无限宠爱的女人,总会不由之主变得脆弱起来。

    荆歌窝在白夜陵怀里,突然觉得自己很想哭。

    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因为什么。

    她窝在白夜陵怀里,对着白夜陵的锁骨用力咬了一口,埋怨说:“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怎么会遭这种罪?”

    她知道自己这些都属于迁怒。

    但就是忍不住想要说几句。

    不说,心里那一股气好像就没办法顺利排解一样。

    白夜陵听着她的埋怨,非但没有觉得生气,反倒是抱紧她,紧紧握着她的手,温柔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顺着她的话说下来,“对,你说得对,都怨我,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当初欺负你,你现在也不会被肚子里这小王八蛋欺负了。”

    “不准你骂我的孩子。”荆歌气鼓鼓的说。

    “好好好,不骂不骂,骂孩子他爹,孩子他爹不是个好东西。”

    白夜陵可以说是极致宠着她。

    不管她说什么,多么无理取闹,都会宠着她。

    荆歌又捶了一下他的胸口,埋怨说:“也不许你骂孩子的爹。”

    “好,也不骂孩子的爹,你说什么都对,好不好?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再过两三个月就好了,以后再也不生了。”

    “那你答应我,以后一个月只能做一次。”

    白夜陵:“……一个月!宝贝,脚还疼不疼?我给看看,给你捏捏,乖乖睡觉,相公爱你。”

    荆歌:“……”

    这混蛋绝对是故意转移注意力的。

    白夜陵又亲了亲她的嘴巴,讨好般说:“我的大宝贝,除了这件事情,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就算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好不好?”

    荆歌突然被肚子里的小宝宝踢了一下肚子。

    “啊。”

    突如其来的疼,让她叫一声。

    白夜陵以为她那里难受了。

    紧张到脸色都变了。

    摸着她的肚子,急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荆歌拉着他的大手,移动到孩子踹的地方,让他感受到肚子里的小东西,有力的踢动的动作。

    “是ta在踢我。”荆歌因为这点发现,刚才那点小矫情全部不翼而飞了。

    两人傻乎乎的看着彼此。

    笑了起来。

    白夜陵的手掌,感受着荆歌肚子里那小东西的生命力。

    “ta又在踢了,好有力气。”

    “是个调皮的宝宝。”荆歌说。

    白夜陵俯身,耳朵贴在她肚皮上,听了一会说:“喜欢是个可爱的女儿。”

    刚说完,感觉耳朵又被踢了一脚。

    白夜陵立即改口说:“是个调皮的女儿也可以,我都喜欢。”

    他刚说完,感觉又被踢了一脚。

    白夜陵:“……”这不会是和豆豆一样的,是个小混蛋吧?

    白夜陵从这一天起,开始有了不详的预感。

    虽然,只要是歌儿为他生的,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喜欢,但私心还是很想要一个女儿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