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米奇允许来探监的人数上限是两人,因此每个月黑狮便有两人请假过来。孤儿院的院长上了年纪,王容均劝住了她,定了半年来一次。

    队友有的控制不住情绪,见到钟佐当场掉泪,眼睛红彤彤的,哽咽地劝他要热爱生活,不要轻易放弃自己,小政肯定也不想看他这样。

    钟佐道:“我没放弃。”

    队友道:“没放弃你进来干什么?”

    钟佐道:“喜欢。”

    队友道:“你不能这样,要多看多想一些美好的事物。”

    钟佐道:“哦,比如动物世界?”

    队友道:“……你看了?”

    钟佐道:“嗯。”

    队友急忙问:“你觉得毛茸茸的小动物萌么?可爱么?”

    钟佐道:“不知道,我看的是猛兽篇。”

    “……”队友张了张口,又张了张口,眼睛更红。

    另一位队友在他哭天抢地前挤开他,打开地图给钟佐看祁政被葬的地址,哑声道:“那天你没在总觉得少点什么,他可能也想见见你,你不想尽快出狱看看他么?”

    钟佐道:“没兴趣。”

    两个人使出浑身解数都没用,打击地回去了。

    一个月后换了两位队友,其中一位买了本顶级笑话大全,滔滔不绝地给钟佐讲,没把钟佐逗笑,自己和旁边的队友差点笑抽。

    钟佐是个非常合格的听众。

    他坐在玻璃窗后静静看着他们,不打断也不乱发表意见,但两名队友却总觉得那张平静的脸上写着“你们是不是智障”几个字。

    笑话男也败退了。

    另一位队友接力,采纳队长的意见开始骂他,想把他愤怒的情绪激出来。

    钟佐道:“狱警,他骂我。”

    机器人狱警迅速跑来,沉痛地教训:“你怎么能骂人呢?犯人也是人,虽然犯了错,但也是有人权和尊严的,你们懂不懂!”

    两位队友:“……”

    钟佐道:“我想回去了。”

    狱警连忙换了温柔的语气,颠颠地带他走了。

    两位队友:“……”

    黑狮队每月一次例会,大家总结经验,聆听专家建议,斗志高昂地备战,然后再次灰头土脸地总结经验……如此过去几个月,得到的结论是X型进化者果然天生顽固不化,祁政当年难道用了美色吗!

    他们队里只有二少会追人,或许可以试试。

    专家说只要能让钟佐产生一点别的情绪,就是打开了突破口!

    王容均看着他们发的信息,嘴角抽搐,没敢说自己真动了心思。

    他看向钟佐,后者正盘腿坐在地上玩高难度的拼图,没有半点不耐烦,已经快要拼完了。

    几个月过去,天气转暖。

    钟佐的头发长了些,刘海随着低头的动作遮住一点眉眼。他单手撑腮,神色专注,年轻的脸很像大学生,几乎有点温暖的味道。

    王容均悲剧地发现即使钟佐收敛了锐气,他还是会觉得顺眼,简直要没救。

    他见钟佐把手里的两块拼上站起身,清楚这是不玩了,钟佐对拼图的兴趣很有限,几个月才拼成这一幅,他道:“今天到这里了?”

    钟佐应声,买了两杯冰淇淋,递给他一杯。

    王容均陪着他吃冰淇淋,想起队友的主意,从通讯器里翻出有关祁政的视频,点击外放。

    祁政生前的视频共两个。

    第一个是钟佐过生日,大家凑在一起切蛋糕,祁政当众亲吻钟佐被一群人起哄。第二个是祁政和王容均惹怒队长被收拾,被队友幸灾乐祸地录了收藏。

    钟佐早已见他们放过,表情波澜不惊。

    对他而言这像是另一个人身上的事,他没办法回忆当时的感受。

    王容均望着视频结束,轻声道:“你想他么?”

    钟佐道:“你是第四个问我的人,你们问之前难道不会互换一下信息么?”

    王容均道:“……我要把你的拼图弄散。”

    钟佐无所谓:“去吧。”

    果然是这样,又是这样,永远不会变似的。

    王容均顿时恶向胆边生:“知道我为什么退伍么?我喜欢上你了!”

    钟佐见他不像开玩笑,点点头:“哦。”

    王容均道:“没了?”

    钟佐道:“没了,你想让我说什么?谢谢喜欢?”

    王容均噎住,沉默地盯着他。

    二人对视几秒,只听清脆的铃声响起,活动时间结束了。

    钟佐对他挥挥手,向牢房走去。

    王容均突然道:“小佐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无论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有,我都会对你忠贞不渝,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钟佐的脑海瞬间扬起陈旧的画面,男人单膝跪地,凤目里满是深情。

    有那么千分之一秒,他的胸腔升起一点异样的感觉,但结束得太快了,像场荒诞的错觉,他照例没有在意。

    王容均见他连停都不停,知道又失败了,用这个激他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