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5号中午十二点十一分,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三人死亡,同天下午五点半,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四人死亡多人受伤,以下是死亡人员信息。”

    “方杰克,男,189岁,星历278年因强-奸罪入狱,被判有期徒刑120年。”

    “奇星怀,男,153岁,星历296年因抢劫、强-奸罪入狱,被判有期徒刑……”

    “怀恩,男……”

    那司法部长的第三个规定是,凡是监狱里死了人,都要在转天报道出去,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只是要模糊监狱的名称,且日期要用第一星系的星系历,免得被人推测出是哪个区域的监狱。

    于是昨天发生的事,今天一早成了新闻。

    除了广大民众,新闻还会按照不同的时差投放到各大监狱,让犯人们知道又有人挂了。

    连续不停的名单一出,众人一片哗然,犯人死亡的消息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刷过屏了,一天死七个,什么情况?

    网民和犯人不由得议论纷纷,而首都星的乔光监狱则静得只剩呼吸。

    半晌后有人咽咽口水:“你们说……是他么?”

    “我猜八成,他应该被调到全是杀人犯的监狱了,没看见后面死的四个都是杀人犯么?”

    “我擦这也能照宰不误,他是人头收割机吗!”

    季本门监狱比乔光晚一个多小时才到早晨。

    人们迈进餐厅后,首先听见的便是这条新闻,紧接着机器人狱警抬着凉透的四具血呼啦的尸体进来游街道别。

    等游完一圈,狱警才温柔道:“好啦可以用餐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谁愉快得起来啊!

    众人望着它们离开,暂时没动筷子。新闻里播着六大星系的事,但已经没人听了。几位中立者也没敢乱动,生怕惹得别人不快而遭到毒打。

    整间餐厅唯一动的只有钟佐。

    他拿着三明治,吃得特别香,偶尔还会喝一口牛奶。全餐厅的人都在看他,仿佛要在他身上看出一个窟窿,他愣是半点都没感觉到。

    旁边的人实在受不了,暗中捅了他一下。

    钟佐扭头:“嗯?怎么?”

    这句话简直能在餐厅造成回音,旁边的人不敢吭声,默默低下了头,暗道我尽力了,这二货就是个粗神经,没办法。

    钟佐见状便收回目光,继续吃。

    还吃!

    众人在心里咆哮,没见气氛不对吗?!

    科林在远处都要气笑了,这时一个老大开了口,没理会钟佐,而是看向威哥:“亮威,事情是你的人惹出来的,给个说法吧。”

    威哥扫了钟佐一眼,淡淡道:“小孩,过来。”

    钟佐放下三明治走过去,垂眼看着他。

    威哥长得很壮,肌肉结实,五官虽然端正,但不知为何透着几分凶悍气,与钟佐一对比,一个稚嫩清秀一个年长严肃,就像家长和孩子似的。

    他说道:“昨天的事是你不对。”

    钟佐道:“我警告过他,是他不听。”

    “不听你就能杀人么!”先前那位老大身旁的一个胖子暴怒地一拍桌子站起身,只听“哗啦”几声,他周围的人都跟着起身了。

    每个势力负责招新的地位都不低,基本算是管理层。昨天那波势力的人能这么愤怒,也和这点脱不了关系——堂堂一位高层在眼皮底下被新人杀了,他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更别提后来冲向钟佐的那个小中层也死了,四具尸体里他们占了两个!

    胖子道:“亮威,给句痛快话,这事怎么办?”

    监狱里混久了,威哥知道他们要是真想就事论事,说的应该是把人交给他们处理,可现在却让他拿说法,明显是要让他割让利益,毕竟每股势力都有各自的活动地盘。

    他在心里冷笑,嘴上道:“这样,我废他一只手,让他给你们磕头道个歉,再给你们玩一个月,成么?”

    不少人暗暗吸气,知道新人完了。

    然而胖子一点都不满意:“就这样?”

    “怎么能这样?”钟佐也接话了,“我可是你们的人,你不得罩着我么?”

    看来这是真傻啊!

    刚刚还有点同情的人立刻冷漠脸,暗道傻子没得救。

    “谁说你是我的人,你只是在观察期,”威哥是不会给胖子他们占便宜的机会的,说完还补充了一句拉形象的话,“你要是过了观察期,我就是硬抗都不会让你吃亏。”

    “得了吧,你就只会说漂亮话,”胖子嗤笑,“在观察期那也是你的人,你们昨天收完他的第一件事就该教他规矩,这是你们的锅,再说昨天动手的可不只他一个。”

    钟佐很赞同:“对呀。”

    威哥霍然起身抬脚就踹:“这有你说话的分么!”

    钟佐闪开攻击:“我在和你讲道理。”

    “你够资格和我讲理么!”威哥一巴掌扇向他,见他又躲了,怒道,“给我按住……”

    话未说完只听“咔嚓”一声,威哥挥出去的那只手直接脱臼,接着在所有人都没看清、甚至威哥自己都没弄明白的时候,他便被钟佐撂倒,脸颊贴地,后颈被踩,整个人“砰”地趴在了地上。

    众人齐齐一愣,然后威哥和高层都疯了,前者竭力想起身,后者则杀气腾腾地要围上来。

    “都别动,”钟佐道,“我稍微用点力,他的脖子可就断了。”

    威哥这时也清晰地感到了后颈的压迫,急忙道:“别动!”

    高层们停下,紧紧盯着他。

    科林道:“小佐快放开,你想干什么?”

    机器人狱警也赶了过来,伤心道:“你们不要打架呀。”

    钟佐道:“不打架,我只是垫垫脚。”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